中国沼气学会学术年会暨中德沼气合作论坛

聚焦乡村振兴战略、高质量发展和碳达峰、碳中和目标
2021年10月20-21日 | 江苏 · 南京
新闻
新闻

年会专家观点 | 李俊峰:中国的“双碳”目标为沼气行业吹响了冲锋号

作者: 发布时间:11/03/2021 来源:

文章来源:中国沼气学会


【编者按】2021年10月20-21日,2021年中国沼气学会学术年会暨中德沼气合作论坛在南京举行。近500位沼气领域的专家学者及企业界同仁齐聚一堂,共话新时代沼气行业新发展。与会代表在研讨中一致认为,沼气技术及其应用将会成为有机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生态环境保护和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主战场,沼气科研教学和产业队伍将会成为实现乡村振兴战略和“双碳”战略目标的主力军。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首任主任、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理事李俊峰应邀远程与会并通过视频进行了“中国的‘双碳’目标为沼气行业吹响了冲锋号”的主题分享。报告重点围绕“双碳”目标和沼气发展的关系,主要分享了以下几点内容:一是中央关于“双碳”目标的要求;二是我国提出“双碳”目标的背景;三是“双碳”目标对沼气行业的发展意味着什么?李俊峰详细介绍了我国“双碳”目标的部署工作,从国内国际形势上分析了这一深思熟虑的战略部署,要求我们赶上世界“双碳”目标的潮流,实现从资源依赖走向技术突破,虽然任务紧迫但是我们有能力有信心完成“双碳”目标,最后也为我国沼气行业在“双碳”战略部署下的发展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本文根据其视频报告进行整理。



李俊峰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首任主任、高级顾问



一、我国“双碳”目标的部署


自习近平总书记在2020年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中提出实现“双碳”目标的政治愿景之后,中央进行了紧锣密鼓的部署,包括去年十月份组织召开的工作座谈会,部署了“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具体要求,提出了尽快制定“碳达峰碳中和”的行动方案,出台关于“碳达峰碳中和”的政策意见。接着“十四五”计划纲要提出了2035年稳中有降的目标要求,当年的经济工作会议和深改委的年度会议也都对实现“双碳”目标提出了明确的要求。特别是深改委的会议提出了要用温室气体控制来推动我国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保护的要求。今年3月15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又对“双碳”目标进行了明确的部署。

习近平总书记告诫全党“碳达峰碳中和”事关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并且指出它是一场系统的社会性变革,也是党中央国务院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希望大家能够以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方式来实现“双碳”目标。



二、我国“双碳”目标是深思熟虑的战略部署


中央为什么这么高度重视“双碳”目标呢?实际上它是中央经过长期深思熟虑做出的战略决策部署。早在90年代,当时的党中央已经将节约优先和环境保护作为基本国策,以避免走西方国家“先发展后治理”的老路。虽未雨绸缪,但是在发展的过程中我们仍然走了很多的弯路,并且较西方发达国家“先发展后治理”的老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就导致了我国在后期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大量的社会不平衡不协调和不可持续的矛盾,所以说中央一定要坚持以高水平保护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道路。


中央在“十六大”“十七大”时期提出以人为本,这包括要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的“两型”社会。2005年我国颁布了《可再生能源法》,这从法律层面要求我国要加快推动能源需求的转型。尤其是在2014年中央提出“能源革命”的思想,其目标是要求我国的发展要逐步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特别是对煤炭的依赖。


气候变化这件事情也是在2014年达到高潮,当时奥巴马总统访问中国,和习近平总书记共同签署了《中美元首气候变化联合声明》,这一声明推动了中美联合应对气候变化这项伟大的工作。中国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峰,并计划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20%左右。美国计划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全经济范围减排目标并将努力减排28%。同时两国共同出资(美国重申将向绿色气候基金捐资30亿美元的许诺;中国宣布拿出200亿元人民币建立“中国气候变化南南合作基金”)支持其他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支持发展中国家向绿色低碳发展转型并进行气候适应力建设。这一系列举动开创了中美联手推进气候变化相关问题的新高潮。


2014年2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时强调“关于气候变化问题,不是别人要我们做,是我们自己要做”,并且要求全国上下用碳达峰来推动国内以高水平保护推动高质量发展,并且提出来我们要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提高能源效率和增加森林碳汇等重要措施。


历届的党中央从90年代开始提出节约优先,在2005年提出发展可再生能源,一直到2014年提出能源革命,都是我们国家应对气候变化倒逼发展转型的最重要推动力,也是号召全国上下能够推动我国的发展转型。尤其是在2012年温家宝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提出了我国的发展出现了不平衡不协调和不可持续的矛盾,那么我们必须通过倒逼机制来实现我们的发展转型。此后我们提出能源双控制度和碳强度控制制度,以及非化石能源总量制度目标等来推动我们的发展转型,特别是能源结构的转型。


因此“碳达峰碳中和”是党中央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重要战略部署,它是推动我们国家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保护的一项重要措施,也是中国进一步和全人类同呼吸共命运的具体要求,因此可以说推动碳达峰工作不仅仅是我们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大国担当,同时也是我们国家推动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保护的内在要求。因此这是历届党中央国务院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战略部署,不是心血来潮。



三、“双碳”目标是世界的潮流


自中国去年提出“双碳”目标之后,先是日本后是韩国,随即美国在今年4月22号提出“双碳”目标,到目前为止全球已经有130多个国家提出了“双碳”目标,也就是说占全球GDP75%的国家和地区提出了“双碳”目标,这就意味着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个全球的共识,一个世界的潮流,那么中国必须跟上这个潮流。


这个潮流意味着三大转型,增长方式的转型,生活方式的转型和能源系统的转型。增长方式的转型是朝着绿色低碳循环的方向发展,能源系统的转型是朝着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方向发展,主要目的是摆脱资源依赖,也就是说摆脱工业化以来人们的发展按照资源依赖型向前进。但是资源依赖型的发展方式最大的缺点在于随着发展规模的不断扩大,资源将变得非常稀缺变得非常昂贵。昂贵就是发展成本的增加,稀缺就是资源的争夺,这就符合了基辛格先生曾说过的“谁控制了石油谁就掌握了世界”的论断。与之不同的是技术依赖的发展方式依赖的是技术,技术是不断进步不断叠加的,因此技术依赖的发展方式是可以复制可以学习可以借鉴的。技术没有有无之分只有先进和落后之分,先进的技术不努力也会变成落后的技术,落后的技术通过不断努力也会变成先进技术。中国在很多方面,如风力发电、光伏发电及华为的通讯技术等一直都是通过不断努力走向世界前列的。那么通过技术进步这种发展模式是可持续的,因此碳中和一个非常重要的本质就是推动发展转型从资源依赖走向技术依赖。到目前来看,全世界的碳中和目标都是如此。



四、碳中和之路:从资源依赖走向技术依赖


先说下碳中和的基本概念,在本世纪中叶至本世纪下半叶实现人类活动排放的温室气体与大自然吸收的温室气体相平衡,这就要求我们大幅度减少化石能源的消费而大幅度增加非化石能源特别是可再生能源的消费。只有做到这一点,我们才能够实现真正的发展转型。


同时世界各国在走碳中和之路的时候,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走低排放发展之路,虽然每个国家提出的目标方式措施不同,但是大的方向都是一致的,比如欧盟要构建绿色的可持续的能源体系、可持续的交通和可持续的工业,美国提出零碳建筑、零碳交通和零碳电力等等。这些愿景中一个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要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走向技术依赖


我们国家虽然现在还没有明确指定“碳达峰碳中和”的路线图,但是中央在今年3月15号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已经提出了七项大的任务和二十三项小的任务,把能源转型作为最重要的任务,其中包括努力控制化石能源消费总量,推动煤炭早日达峰,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替代,在实现能源双控等制度的基础上再增加了“十四五”期间严控煤炭严控煤电,“十五五”期间争取煤炭消费有所下降这些明确的目标。根据中央这些要求,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门正在制定所谓“1+N”的政策框架,也就是说完成我们“碳达峰碳中和”的顶层设计内容包括一个总的目标,也就是推动我们2030年前如何实现碳达峰提出的要求,同时在各个领域里面也要制定详细的目标。现在各个部门已经制定出“碳达峰碳中和”的行动方案,包括国资委,工信部,科技部,市场监管总局,交通部等部门都已经制定了各自行业“碳达峰碳中和”的行动方案。



五、我国“双碳”工作的紧迫性


国家发改委宣布我们“碳达峰碳中和”的行动方案,这样就为我们全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战略目标有了一个政策的顶层设计。正如最近,中国气候特使解振华先生指出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开始出现了与二氧化碳排放脱钩的迹象,我们有能力实现在“碳达峰碳中和”工作上不输给别人。其实中国的发展已经到了工业化的后期,我们的碳达峰也是顺理成章的,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碳达峰碳中和”的一种紧迫性。因为我们普遍认为发达国家碳达峰之后用了50年到70年才实现碳中和,中国是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然后是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中间只有30年的过渡。那么我们能不能拖一点,像发达国家一样再用50年或者70年的时间实现碳中和呢,这一点在政治上是不允许的。因为我们党向全世界承诺也向中国人民庄严承诺在本世纪中叶我们要建成全面现代化的强国。如果我们2050年之后按照发达国家的经验再用50年或者70年的时间实现碳中和,这就意味着我们到2080年或2100年才能实现碳中和,也就是我们国家在实现全面现代化的时候仍然落后大部分发达国家30年到50年。所以我们必须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因此在今后的40年里我们要努力走完发达国家50年到70年的历程,来推动我们的“碳中和”。因此中央明确要求碳达峰的时候要兼顾碳中和的工作,不能去摸高达峰,更不能用“两高”来推动我们的发展,所以说中央要严控严查“两高”。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应努力使得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在一个比较合理的范围或者比较低的水平,这为以后的碳中和之路奠定坚实的基础。



六、“双碳”目标对沼气行业发展的机遇与挑战


最后我想谈谈 “双碳”目标对沼气工作意味着什么。我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发展沼气,当时受到党中央毛主席的重视,毛主席说一定要把沼气的事情办好。当时我国发展沼气是为了解决农村能源问题,特别是农村烧柴难照明难的问题,它为大家提供了照明能源在内的能源。习近平总书记当年到梁家河插队下乡的时候,曾到四川学习如何利用沼气解决农村能源的问题。我们国家的沼气发展在长期的工作中间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也走了很多弯路。


我第一次参加沼气工作的会议是1984年,当时我们就提出沼气行业工业化商业化发展的道路,到了现在沼气行业的发展仍然面临着巨大的问题和挑战。但是“双碳”目标也给我们带来了新的机遇,尤其在农村包括中小城镇如何把沼气工作推向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因为沼气的发展不仅仅解决了能源问题,同时也减少了甲烷的排放,因为甲烷排放在全球范围内大体上超过了5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这相当于美国全部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因此减少甲烷排放也是我们沼气发展的一个最重要方面。因为农家肥在土壤里会形成甲烷等温室气体,如果我们把这些能源开发利用出来就可以对减少温室气体和解决能源问题有双重的贡献。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用现代化商业化的方式,一定要用产业化的方式服务乡村,服务城镇。尤其是中央提出的多能互补,能源多元化的方式,这为我国农村和中小城市解决能源问题提出新的解决方案。


我希望沼气行业的同志们认真研究“双碳”目标,及其“双碳”目标背景下沼气行业的发展趋势,对未来的发展制定详细的规划,并且努力创新找到推动沼气工业化商业化等系统化发展的方式,否则我们是没有出路的。我们希望通过不断的创新解决沼气行业发展中遇到若干的问题,推动沼气行业发展到新的水平。


谢谢大家!




整理:吴厚凯
编辑:刘秋琳
审核:李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