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沼气学会学术年会暨中德沼气合作论坛

聚焦乡村振兴战略、高质量发展和碳达峰、碳中和目标
2021年10月20-21日 | 江苏 · 南京
新闻
新闻

​年会专家观点 | 李月中:城乡有机废弃物资源化路径探讨

作者: 发布时间:12/27/2021 来源:

文章来源:中国沼气学会


【编者按】2021年10月20-21日,2021年中国沼气学会学术年会暨中德沼气合作论坛在南京举行。近500位沼气领域的专家学者及企业界同仁齐聚一堂,共话新时代沼气行业新发展。与会代表在研讨中一致认为,沼气技术及其应用将会成为有机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生态环境保护和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主战场,沼气科研教学和产业队伍将会成为实现乡村振兴战略和“双碳”战略目标的主力军。


作为2021年中国沼气学会学术年会的承办单位,维尔利环保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月中博士《城乡有机废弃物资源化路径探讨》为主题,与大家一起探讨了碳中和背景下城乡有机废弃物资源化的发展与未来。报告围绕碳中和背景下的政策机遇、城乡有机废弃物资源化的的主要处理方法和路径等内容展开,同时对维尔利集团概况和发展历程做了简要回顾。本文根据其发言整理。



维尔利环保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月中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同仁,大家上午好!


今天有幸代表维尔利集团和大家做交流,作为会议的承办方,也感谢中国沼气学会、南京大学、德国沼气协会给维尔利这个机会。维尔利作为专业的企业,实际上历史并不是很长,但是我们对沼气和厌氧技术这块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作为一个商业机构,企业怎么能够在竞争行业里生存和发展?在这里和大家做一些交流,和大家一起思考,同时希望在座的同仁能够在这个行业相对比较困难的情况下抱团取暖。


我的报告分为三个部分。



一、碳中和背景下的政策机遇


2020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2021年3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把碳达峰、碳中和纳入生态文明建设整体布局,拿出抓铁有痕的劲头,如期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标。从能源结构上来说,有机垃圾资源化产生的生物质能源在实现双碳目标上具有独特意义。


这实际上也是倒推企业行业转型。对大家来说,“碳达峰碳中和”既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会。这里面包括了现在我们推出的对城市环境,对农村农业环境可能存在的机会,这些机会对环保产业来说,个人认为受到政策影响比较大。为什么德国2016年在农业生物天然气领域有下滑?是因为某些政策出现了不到位的情况,一些企业就不愿意去做。在碳达峰、碳减排的前提下,我们有很多的机会,但这个机会要真正落实,还是要国家从顶层设计到具体的政策到位,才能够使这个行业有比较好的发展。




在城市环境治理领域,城市有机废弃物(垃圾量)非常大。上海实施垃圾分类以后,2020年上海湿垃圾的产生量是每天在9500-10000吨左右,也就是说1/3为湿垃圾。这对焚烧厂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减负,但同时对处理能力也有了条件限制。我们深度参与了这方面工作,现在上海的处理能力大概为4000吨左右,意味着上海的湿垃圾处理能力还有60%在建,彻底实现垃圾分类的路还很远。北京情况更为严重。原来北京只有几个堆肥厂,原来只是三相做一点小的堆肥,如果真的要实现垃圾源头分类,大概4、5千吨的垃圾处理设施要重新建设。




在农业农村环境治理领域,包括农产品加工这方面,整个市场规模可能更大。各位前辈都已经做了一些介绍,我们是不是能够全部实现资源化处理,是值得商榷的。对于不同的原料,我们应该怎么处理?作为企业,我们推行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难度。我们现在的这些大型的沼气项目,它的源头、原料、收益、收益成本,包括最终的产品出路,收集半径到底多少是最合理的?实际上是需要根据不同有机废弃物的种类以及最终产品的出路来规划项目规模,而不是按照政策要求。比如一万方的沼气工程才称得上大型沼气项目,才有补贴,这样的项目就不一定能够真正地实现盈利。



二、城乡有机废弃物资源化


下面大概讲一讲我们最近对城乡有机废弃物资源化的主要处理方法和路径。




对于有机废弃物的原料及核心技术,可以说从城市有机废弃物到农村有机废弃物,现在最核心的还是通过厌氧发酵技术,最终通过沼气化利用,达到无害化或者是环保化,再尽可能实现资源化。


资源化路径—餐饮垃圾处理




国家发改委推出了一百个餐厨垃圾处理试点项目,之后进行全方位地推出。在国内真正运行好的餐厨垃圾项目并不是特别多,主要工艺还是以厌氧为主。为什么这块资源化的效率会好一些?尤其在“碳减排”的压力下,使得出口价格一直比较好,这个行业最近稍微能够挣点钱。另外,更深度的资源化利用,比如做有机质,食用的昆虫养殖,也会有一些收益,再加上沼气的收益。对于餐厨垃圾处理,我认为如果到了一定规模,收益还是不错的。


资源化路径—厨余垃圾处理




相对来说,厨余垃圾的资源化利用效率会差一些。现在全国都在推行垃圾分类,不同城市厨余垃圾的质量相差比较大。如上海的厨余垃圾含水率、油脂含量与餐厨垃圾是有一点类似的,含油量可能稍微小一点,但在其他城市就相差非常大。厨余垃圾资源化是节省能源化的利用,以无害化为主,有一些也可以做食用昆虫的养殖。




对于湿垃圾或者是厨余垃圾,我们特别推出一款技术——EMBT技术。结合生物水解技术,原理是有机废弃物或者有机物在厌氧发酵过程当中主要是通过酸化水解以及产甲烷两个阶段,我们通过设施化的反应器,把酸化水解在前面就能够作为预处理,真正地溶解到水下面的有机物再到厌氧处理,这样使得厌氧反应器不要那么复杂,剩下的固渣资源化也会比较方便,去做水量化的利用都是可行的。这个工艺现在在上海包括在绍兴做下来,还是受到比较多的认可。


当前,有些城市对餐厨垃圾并不是分得特别清楚。如在绍兴和上海,主要是餐厨协同处理。而在有些地方,比如荆门,餐厨垃圾和污泥协同处理,这样使得厌氧反应和有机物都会大大加强,这也是我们这几年积累的一些经验。




在农业农村有机废弃物处理方面,特别要讲的是和杭能的合作。创始人蔡昌达先生是农业沼气领域的老人,深耕行业四十多年。维尔利与杭能深度合作后,帮助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建立起了行业地位。总结起来,无论是在预处理技术还是厌氧处理,沼气储存和利用,以及深度延伸的产品开发,都有新的技术或者产品。尤其是这几年,我们通过数字化提升了整个设计、装备制造、运维的管理能力,有机会也可以和大家做深度交流。


资源化路径—提升有机固渣产品附加值


仅仅看沼气,大家还是觉得收益不能保证,尤其算账不一定能算得过来。即使现在有碳减排的收益,但是要真正形成交易,变成真金白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对此我们也做了新的探索,比如对于有机固渣、食用蛋白,或者是做一些食用蛋白的研究,这块是值得探讨的。中国在饲料蛋白这块缺少量是非常大的,所以有一些机会。但是真的规模化运行以后,食用蛋白的标准是不是能够作为大规模饲料的原料,还需要做一些探讨。目前,我们和国外一些有规模的机构也在进行一些合作,在国内做现代化大规模养殖的示范项目。


资源化路径—提升有机废水产品附加值


其他的一些应用,如肥料化的应用也在做探讨,甚至我们在做农业示范园区的实验,更多是希望在最终产品的出路上做一些尝试。


资源化路径—商业模式


在商业模式上,我们企业也需要做一些思考。




无论是和投资机构、投资人,或者是排污企业、政府、技术设备供应商等,我们怎么通过共赢的模式创新,能够形成一些深度的商业合作?这块我们也在做不同的思考。


环境保护涉及到一些新的能源,结合乡村振兴,一、二、三生态联动,也给我们这个行业带来非常多的机会,需要企业或者在座的专家同仁一起探讨,共同发声,才能够把行业做得更好。


典型案例—城市有机废弃物资源化




在上海的松江、老港、金山、嘉定等湿垃圾处理项目,我们都作为技术设备供应商EPC深度参与。另外,像维尔利绍兴市循环生态产业园(一期)PPP项目,最近可能厨余还要扩大四倍。这块的产品是以沼气为主,已经做了生产线,但是还没有进入商业运行。这些项目相对来说还没有真正带有垃圾分类的本质。对于大城市现在还是以无害化为主,如果未来要到更好的资源化,跟农业结合的可能更有前景。整个产业园餐厨厨余垃圾有天然气的回收,整个项目协同了以后效益还是比较好的。


典型案例—农业有机废弃物资源化





在农业项目方面,我们在梁家河农业部推了“果沼畜”,对促进高品质农业发展有非常好的作用。另外,我们在“黑龙江德润项目”做了以秸秆为原料的大型沼气项目,山东民和牧业(二期)4.2万方生物天然气项目,包括鸡粪、秸秆等等项目,这些项目在国内都有比较好的示范作用。


典型案例—城乡混合原料有机废弃物资源化




我们在徐州国新做了生物天然气项目,原料有秸秆、餐厨垃圾、粪便等等,这种项目要协同处理,未来竞争力相对比较强,包括原料的成本、出资费用等都是有保障的,能够把环保和能源化利用进行深度结合。中广核衡水混合原料10万方生物天然气项目等,都在国内有比较好的示范作用。


王凯军老师讲到,国家发改委支持了64个大型规模化生物燃气试点项目,我们总共做了22个。这些项目的建设问题不是很大,但是在运行方面,尤其是如何能够盈利地运行,确实是有些问题的。我们后来做 的“广西武鸣”项目,工业原料原来做的是木薯花,后期原料供应不足,只好通过买其他原料来解决。从运营上来说,需要非常多的资源调配,最终有可能给一些政策,能够把餐厨、厨余垃圾建设起来,项目才能盘活。类似这样的项目,我们希望能够在各位的支持下能够运行起来。起码自己建设的一些项目能够运行起来,真正地做成示范标杆。


实际上,项目原料是多元的。但是从投资以及收益来说,复盘以后算下来,如果后面增加碳减排的设计,这种项目收益就非常好。现在还不能直接作为经济补偿,但是起码现在收益可以达到6%,也可以到8%或者10%。这种项目未来是有预期的,各地环境集团会大面积地来推广。我们认为在央企、国企的带领下,这样的项目既能够承担国家责任,又能够把产业带动起来,具有很好的示范作用。


下面再分享一个案例,我们和优然做了几个项目,现在奶牛行业的牛粪、沼渣,原来大部分都是用耗氧堆肥做处理,现在通过厌氧以后,沼渣进一步做回收,收益也还可以,现在也有深度的合作,项目生产包做起来以后,能够做一个3A的平台。


总的来说,这些项目要实现盈利,确实相对比较艰苦。但是我们相信,随着国家推绿色、绿电、绿气,或者碳减排政策逐步出台,这个行业会越来越好。



三、维尔利概况


最后,简单讲一讲维尔利的概况与发展历程。




维尔利集团(原江苏维尔利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成立,2011年创业板上市,目前全球有六十多家分子公司及项目公司,板块也是比较多元。发展也是源自于德国,维尔利曾经是德国的全资子公司,到后来发展成国内的一家上市公司。从技术这块,我们也是相对比较创新。


在装备这块,维尔利并购了德国的一些装备制造企业。希望中国的装备制造企业能够加快装备的国产化,是对于整个的装备提升还是有好处的。我们同时组建了很多小型技术公司,提升海外项目执行的能力,整体发展的路径还是非常清晰的。集团将核心业务定位在城乡一体化有机废弃物资源化。


最后,借用凯军老师的话,"沼气元年"已经开启,我们能够借助于碳达峰、碳减排机会,让沼气行业迎来新发展!愿与在座各位沼气同仁一起合作、共生、共赢。


谢谢大家!




整理:刘秋琳
编辑:刘秋琳
审核:李景明